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鹏昌的博客

科学无禁区 禁区无科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终于退休了。我历来讨厌“保持一致”的提法,因为它禁止人们的思维与创新,但我们又不得不面对现实。退休后禁锢少了一点,自由多了一点,介绍一些有价值的文章应该还是可以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转载)刘亚洲:对苏联“8.19”事变的看法  

2014-04-16 08:34:33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转载)刘亚洲:对苏联“8.19”事变的看法    

作者:刘亚洲 时间:2005-04-12 11:39  刘亚洲的专栏 http://1985320.blogchina.com

 

苏联局势看似混乱,其实是有规律地发展着的

 

昨天,社会主义在某些国家取代资本主义是不可阻挡的。今天,社会主义在某些国家被资本主义取代也是不可阻挡的。苏联社会主义从它诞生的那天起,就注定了它要失败的命运。列宁制造了无产阶级专政,制造了阶级斗争,制造了独裁,制造了接班人制度,也就制造了自己和自己事业的坟墓。这就是规律。任何一个制度都需要自我完善。

 

一、社会主义特别需要自我完善,就象资本主义曾经自我完善一样。而它没有,于是它失败。

 

(一)政治极端腐败。毫无自由可言。社会主义号称是“人民当家作主”,而对统治者而言,实际成了“你当家,我做主。”民主靠施舍。接班人靠钦定。升官靠裙带。社会主义与封建主义只隔一堵薄薄的墙。纪律是电线竿,跳不过去,但绕过去很容易。社会主义的权力有三种特性:

 

①权力高度集中; ②权力不受监督; ③权力不可转移。

 

没有一个共产党是不高举批评和自我批评这面旗帜的,而事实上没有一个共产党是可以被批评的。

 

(二)经济一塌糊涂。苏联不重视科学技术,不重视发展经济。50年代,苏联的东西并不比西方落后。当电子计算机出来时,它宣称“那是唯心主义的玩意”。结果一步落后,步步落后。光有大炮,没有黄油。当它明白原子弹和火柴一般重要时,已经晚了。

 

(三)民心丧失殆尽。对一个制度而言,你糟踏了人民,人民最终会断送你。东欧事态发展到今天,苏联事态发展到今天,谁主沉浮?唯人民而已。任何西方国家都没有力量推倒柏林墙,但人民可以推倒它。任何西方国家也不可能使苏联这个大帝国消亡,而人民可以。西方宣布要在苏联建国100周年时“把列宁墓变成停车场”,这个时间一下提前了26年。使西方获胜的不是西方,而恰恰是苏联自己。只有共产党才能产党。因此说,苏联变色,是人民的选择。苏联人民总比中国人要更了解苏联吧?在这个问题上,毫无回旋的余地。说什么保卫列宁墓,你看看都是什么人?除了老人就是小孩。

 

政党是人民的代表,一旦人民不需要它,它的死亡就是个时间问题。 至今,没什么路可走,老老实实找失败的原因。外因是条件,内因是根据。温度能把鸡蛋变成小鸡,却无法把石头变成小鸡。

 

由于自身的失误,社会主义在苏联终于失败了。后果是:苏联80年间创造的财富已为西方无偿占有。苏联从西方一无所获。

 

历史塑造了个人,个人改变了历史

 

没有苏联共产党的错误,便不会有戈尔巴乔夫。没有戈尔巴乔夫,便不会有苏联共产党的更深一步的错误。 历史与个人的关系在这里最紧密地谐调起来。同样可以说, 没有戈尔巴乔夫便不会有叶利钦。没有叶利钦,便没有苏联的倒塌。苏联近期的历史是两个人的历史。

 

先谈戈尔巴乔夫。

 

①戈尔巴乔夫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。

 

历史每到重大关头,总是在期待关键人物的出现。嬴政回到咸阳之后,秦国仿佛就是要给他让位一样,三年之内连死两位国君,直至他上台。相同的事发生在莫斯科。勃烈日涅夫死后,苏联仿佛也偏要给戈尔巴乔夫让位一样:安德罗波夫上台,很快死掉;契尔年科上台,也很快死掉,非要轮到戈尔巴乔夫不可。

 

②戈尔巴乔夫是和平演变的典型。

 

不是常常说“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”么?戈尔巴乔夫成了这一理论的实践者。他骨子里是反社会主义的。他胸中早草就一幅变天的蓝图,但他隐忍不发。今天他讲的这些话和做的这些事,如在他当区委书记时出台,或当市委书记、州委书记时,乃至中央书记时出台,早够枪毙的份儿了。偏偏他心机很深,直至当了一把手才显山露水。当他的话成了圣旨时,他的意志也就代表了人民的意志。和平演变首先需要权力。没有权力的演变只是梦臆。戈尔巴乔夫的成功已成为一种模式。这种模式适合于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,包括中国。1989年鲍彤曾说:“要学习戈尔巴乔夫。” 而赵紫阳后来真的学了,只是学得不那么象。

 

③戈尔巴乔夫的思想是逐步变化着的,并且充满了矛盾。

 

他崇尚资本主义,又不愿完全放弃社会主义。他抛弃了东欧国家的领导人,又不愿让西方的代理人彻底取代。 他比保守派开明一些,比激进派保守一些。与资本主义相比,他是社会主义的;与社会主义相比,他是资本主义的。这种矛盾的和冲突的思想促使他摸索着想找一条中间道路。而中间道路是不存在的。 对西方来说,“你给魔鬼一个指头,它便想得到你的全部身体”。 对人民而言,尤其是对饱受专制之苦的人民而言,思想的牢笼一旦打开,便是洪水下山了。

 

④戈尔巴乔夫的性格决定了他必败的结局。

 

看起来,戈尔巴乔夫有点象赫鲁晓夫,其实二人完全不同。赫鲁晓夫是英雄时代的政治家,坚忍不拔;戈尔巴乔夫是后英雄时代的政客,患得患失;赫鲁晓夫玩的是基本功,狠抓工农业,锲而不舍,以此作为改革的基础;戈尔巴乔夫玩的是花架子,玩弄技巧。他和赵紫阳一样,是个典型的功利主义者,希望不出力或少出力就获得大收成。他上台以来,把一个人放在左边(利加乔夫),把另一个人放在右边(叶利钦),自己在中间。他一忽儿向左边靠靠,一忽儿向右边靠靠。看似公允,实则骑墙。搞得好,两方面都需要他。搞不好,两方面都反对他。而后一种情况终于发生了。继共产主义失败之后,接踵而来的便是戈尔巴乔夫的失败。历史刚好同时证明社会主义和修正主义都行不通。

 

再谈叶利钦。叶利钦是戈尔巴乔夫的副产品。戈尔巴乔夫的政策需要叶利钦,苏联的现状也需要叶利钦,人民也需要叶利钦,于是他应运而生。 连叶利钦自己都讲:“如果没有叶利钦,戈尔巴乔夫也会制造一个叶利钦。” 利加乔夫代表了极左,戈尔巴乔夫代表了中间,叶利钦代表了极右。三股力量缠斗。戈尔巴乔夫利用极右打倒了极左,叶利钦又利用西方和人民打倒了戈尔巴乔夫。

 

①中国人不理解,为什么叶利钦会如此强大?

 

这是因为叶利钦代表了绝大多数苏联人民的利益,而不是代表他个人。我们不愿正视这个现实。戈尔巴乔夫倒是正视了。“8.19”事件之前,叶利钦以57.30%的绝对多数票当选为俄罗斯联邦总统。这是一个极强的信号,充分表明他在人民中的威望。叶利钦在几年前退出了共产党。他所实行的政策是非社会主义的,可人民仍然选择他。不要以为人民会被甜言蜜语所迷惑。叶利钦当选发生在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相继被推翻之后。由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,俄罗斯人民应该说比我们对东欧局势有更深刻的了解和体会。

 

②叶利钦是个优秀的政治家,能够发现历史,敢于走进历史,精于操纵历史。

 

有时候,历史在一两分钟内是掌握在某个人手中的。这个人可能是个天才,也可能是个庸才。天才让历史从手中遛走,他就成了凡人;庸才将历史把握住,他自然就成了天才。滑铁卢之战中,历史在一两分钟内是掌握在格鲁希元帅手中的,可他没有把握住。819日风云突变,叶利钦立即敏锐地感到:时机来了。历史要从他手中滑过。他开始行动了。戈尔巴乔夫被囚后,坦克上街,军队包围了白宫(俄罗斯议会大厦),而他离开家前往白宫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触摸到了历史。假如叶利钦有“留得青山在”的心态的话,一切都会面貌皆非了。

 

8.19”事变为什么不会成功?

 

8.19”事变是短命的,但影响极为远大。它也许和十月革命一样具有世纪意义。同时这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件:正义中有非正义,健康中有不健康,礼义中有廉耻,左倾中有右倾,果断中有优柔,阳中有阴,阴中有阳。挑起事件的这些人想当英雄,也怕当英雄;想维护共产党,又欣赏非共产党,想镇压人民,又想利用人民;想当婊子,又想立牌坊。这帮人有坐天下的心态,也有作贼的心态。

 

作贼一定心虚,何况是做此大贼?一、“两违背”。一是违背了宪法,二是违背了人民的意志,其中主要是违背了人民的意志。宪法是人民制定的。人民的意志可以强奸宪法,而宪法不能强奸人民的意志。 宪法在人民代表大会手中时,宪法是一纸空文;宪法在人民手中时,宪法是原子弹。

 

1964年苏联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推翻赫鲁晓夫,是合法的,因为赫鲁晓夫是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的。(其实,人民代表大会往往不能代表人民,甚至最不能代表人民。) 但推翻戈尔巴乔夫就不合法,推翻叶利钦也不合法,因为叶利钦这个总统是人民“真正”投票选举出来的,而不是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出来的。发动政变的军人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:即在政变爆发前的一段时间里,共和国的权力已转移到民选领袖手中,叶利钦就是“第一任民选总统”。和叶利钦对抗就意味着和人民对抗。

 

苏联军队不可谓不强大,但人民更强大。“军队火力”在“人民权力”面前完全无法发挥。且不说叶利钦在人民的保护下始终未伤一根毫毛,就是他被杀,政变也不会胜利。一个叶利钦倒下去,千百个叶利钦站起来。今天苏联缺的是汽油和面包,唯不缺叶利钦。

 

都说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”,而这一回,看似“枪杆子里面出问题”,其实不然,应该说:没有人民支持的枪杆子是绝对出不了政权的。通过这个事件,我感到,苏联社会是进步了,因为苏联人民有权利直接选择自己的政府,(因为是他们自己选择的,才会用生命去护卫) 这样做的结果是使政府必将更有效地为人民工作,比原来理论上的人民当家作主大大进了一步。

 

凡事总有正反对错。这一回,政变者无疑充当的是反面角色,而叶利钦和人民是正义的化身。因此,这次事变在它尚未开始时,就已注定了必败的命运。有一个深刻的启示:千万不要与历史的潮流抗争,千万不要走回头路。如果说前进是死亡的话,倒退则是死亡一千次。

 

政变者感到人民对戈尔巴乔夫的不满,匆匆发动兵变,其实大错。戈尔巴乔夫的六年改革,给了人民更多的自由和宽松,同时也给了更高的物价,更少的物质。民主诚可贵,自由价更高 ,但是衣食住行愈发困难,民主自由也不那么可爱了,于是人民对戈尔巴乔夫不满,甚至反对他。但当民主和自由突然在一天早晨又要失去时,人民便不答应了。面包本来没有,自由民主也没有了,人民又掉过头来选择戈尔巴乔夫。政变者想走回头路,反而一下令人民清醒了。

 

二、政变领导者的几处败笔。谈这个问题,让我抛开政治因素,就事论事,也算以铜为镜。

 

时机选择有误。

 

亚纳耶夫这些人必定早怀政变之心。企图维护社会主义的共产党人也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。他们败亡前必会拼死一击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但他们一再错过机会。对他们而言,机会不止一次:东欧剧变,苏联从东德撤军,利加乔夫在党内与戈尔巴乔夫摊牌,及至总统选举。他们均未把握住。时不我待。一旦总统选举出来,共产党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。共产党不能参加真正的选举,否则非失败不可。当叶利钦的总统令实施以后,苏联共产党想进行反击已经晚了,最后的机会业已失去。说他们“在错误的时间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”,一点也不为过。最关键的是“错误的时间”。

 

②政变领导者没有形成坚强的核心。

 

“八人帮”貌似强大,其实脆弱如纸。首先是没有一个强人。其次是各怀鬼胎,狼上狗不上,原因是底气不足。想走进历史,却迈不动脚步。明明干的是非法的勾当,却偏要披上合法的外衣。《告人民书》满纸荒唐言,先说“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已走进死胡同”,又说“因健康原因把他解职”,羞羞答答,自相矛盾,最终导致一把辛酸泪。其实,看准的道就要一抹黑走到底,纵使不合法,也梗着脖子干下去。只要握住权柄,一切不合法也就变成了合法。苏联建国七十年,有几件真正合法的事?

 

③意志软弱。

 

布什评论苏联政变时说:“那些人一口咬得太大了。”太大的东西咬不动,更莫谈消化了。但事情已到这步田地,咬不动也得咬,吐出来就会被反咬。在双方对峙的紧张关头,真个向前一步生,退后一步死。政变领导者不幸当了后者。他们几乎是在突然之间丧失了斗争的意志。

 

进攻叶利钦所在的“白宫”的部队离那里只有500米了,“八人帮”中的两人却突然不辞而别,其余的也顿时作鸟兽散。意志崩溃,功败垂成。政变不是请客吃饭。革命哪能搞温良恭俭让?西方评论说:“政变当局致命的弱点是不够狠。”一语中的。“八人帮”发动“8.19”政变只能给后人留下一堆笑料。领袖的素质决定着事业的成败。“八人帮”有点象与美国打仗的伊拉克总统侯赛因:动手前,野心勃勃;动手后一段时间内,精明强干;开仗后,优柔寡断;面战争开始后,过于懦弱;部队被围后,委曲求全;战败后,一副奴才相。“八人帮”中没有一个大器之人。他们的一击(用强硬手段夺权),不仅是苏联共产党的最后一次,也可能是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中的最后一次。他们用自己的失败为资本主义的俄罗斯奠了基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他们不应当后悔。克留奇克夫说:“如果时光倒流56天,我一定不会当阶下囚。”如果时光真的倒流几天,他还是会当阶下囚。历史只有一种选择。

 

苏联的事今天会不会发生在中国?

 

从近代史上看,苏联每发生大事,对中国都有影响。“8.19”事件的影响更是重大。事件的结局令中国人民大吃一惊:不是说社会主义不可抗拒吗?不是说人心思定吗?为什么会变了质?其实这是我们宣传工作上的重大失误。我们的宣传机构为了眼前的需要,一直歪曲地报道东欧的局势,掩盖了东欧发展的实际进程。而事实一旦为人民所了解,会造成更大的混乱。我们对苏联的认识和判断,更存在着许多脱离实际的、从主观愿望出发的倾向。为我所用、为我所需是对的,但要尊重事实。昨日,《人民日报》炮制了一篇社论《筑起抵御和平演变的钢铁长城》,空洞无物,大帽子满天飞,堪称八股的好教材。长城是虚设的,挡不住什么,中华民族两次大亡国都来自长城外。马列主义和十月革命的影响进入中国,也视长城于无物。

 

8.19”事件尘埃落定,中国所有的人心中都萦绕着一个问号:在苏联发生的事会不会发生在中国?我的回答是:今天不会。这是因为:东方不是西方,苏联不是中国,苏联党不是中国党 ,苏联老百姓也不是中国老百姓,中国也还没有出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。苏联解体了。从国家利益上来讲,对中国有利。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的苏联总是带有扩张性的。近一百余年来,苏联从中国攫走的土地最多。但从政治上讲,对中国不利。大局险恶。我们有些人原来寄希望于苏联稳住阵脚,与中国共同分担压力,这种可能已不复存在。中国正从西方“和平演变”的次重点变为重点。我们已听到了西方在门外霍霍的磨刀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